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艺术资源

 
 
 

日志

 
 

寻找视觉的真实——对话杨参军教授  

2016-11-08 10:48:36|  分类: 艺术家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寻找视觉的真实——对话杨参军教授 - Crius - 艺术资源

杨参军:1958年生于安徽濉溪县,1982年获中国美术学院学士学位,1991年获中国美术学院硕士学位。现任:中国美术学院绘画艺术学院院长,博士生导师,浙江省油画家协会主席,中国美术家协会油画艺术委员会副主任,中国油画学会艺术委员会委员,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


寻找视觉的真实——对话杨参军教授

1982年,杨参军本科毕业后回到家乡,被分配到淮北煤炭师范学院。由于当时学校尚未建立艺术系,他只有两个选择:一个是在人事处抄档案,另一个是到图书馆做图书管理员。这对于一个浙美毕业的本科生而言,无疑是一种打击。后来他选择了前者,所幸只工作了一天,就被抽调到教务处从事美术创作了。

1984年,师院艺术系正式成立,他招收了第一届绘画专业的学生。不久后,从“85新思潮”开始,一些在学习美术的青年人在创作上开始了标新立异,但是这并没有波及到他本人,只是在他的学生中产生了小范围的影响,他说:“我本身的创作没有受到丝毫的影响,当时我还是想通过我的作品去表达现实的生活意义,所以创作了一些矿工题材的作品。”

1988年杨参军老师重新回到中国美院,成为著名画家蔡亮先生的研究生,蔡先生在新中国历史画创作中有着非常高的成就,所以杨参军作为他唯一的研究生,进行历史画创作的探索也就不足为奇了。

但是到了1995年,杨参军的创作却进入了迷茫期……


Q=《大韵堂艺术》

A= 杨参军

转 折

Q:1995年是您艺术转折的一个节点,这时您的创作发生了哪些变化?

A:历史画创作贯穿了我整个研究生时期,即从1988年到1991年,在此之后我进入了艺术创作的迷茫期。我的绘画基础是苏派的,进入美院之后,打开我眼界的更多的是前苏联的绘画,我也看到了一些印象主义和后印象主义的作品,之后又经历了“85美术新潮”以及中国当代艺术运动的兴衰。在被留校任教的时候我的思想其实很混乱。我跟着导师一块去贵州的苗寨写生,当时我把绘画的希望寄托在对光怪陆离色彩和异族风情的追求上。后来我的同学孙景刚对我说,老杨,其实少数民族不是你要选择的题材,因为你缺少生活,只是靠某种猎奇的心理去表达。这种说法当时我并不服气,但是今天我理解了他这句话的含义,我们对少数民族的这种肤浅、概念化的体验是达不到艺术深度的表达要求的。

寻找视觉的真实——对话杨参军教授 - Crius - 艺术资源

杨参军 《风景系列之二》 60cm×150cm 布面油彩 2016


寻找视觉的真实——对话杨参军教授 - Crius - 艺术资源

杨参军 《风景系列之六》 60cm×150cm 布面油彩 2015

1995年的巴黎之行对我来说很重要,我把它看作是一次寻梦之旅——对于一个学习西方油画多年并且又处于迷茫时期的绘画人来说,我把自己绘画的未来寄托于巴黎一行。到巴黎之后,我先去了卢浮宫,之后又去了奥赛、蓬皮杜艺术中心以及周边一些国家的美术馆,用了三个月的时间。但是考察完以后我的困惑反而更深了。去巴黎之前我的理想是一定要把西方美术史的发展思路梳理一遍,然后从中找到自己可走的路。因为出去对我来说是个难得的机会。但是看过以后感觉没有必要再画画了,因为你不可能在西方浩如烟海的绘画语言系谱中发现自己未来的可能。这使我陷入到比去西方之前更加深刻的绝望之中。但山穷水尽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没有绝望就不会有新生。

寻找视觉的真实——对话杨参军教授 - Crius - 艺术资源

杨参军 《风景系列之九》 150cm×60cm 布面油彩 2015

三个月以后我去找司徒立,他是一个很健谈的人,也很善于启发人,我在他那里真正认识和了解具象表现绘画方法论。其实我在去法国之前与司徒立有过交集,1991年他来美院做讲座,我去听过,与以往绘画讲座不同之处在于,他始终在用一种思想方法重新审视有关绘画的问题、素描和色彩的问题。

比如说,我们以前画素描时所遇到的都是技巧性问题,但是他提出的确是思想和意识的问题——就是第一笔画下去之后能不能提示我们新的可能性,除了已经知道的规律性东西以外,是不是还有未知的,那么,我们提笔就要问的这个未知的可能性是什么?他拿出很多贾科梅蒂、莫兰迪等人的具象表现绘画的作品图像,给我讲如何重新在观察中建立自己的绘画语言。我一直认为司徒老师是一个非常智慧的人,因为在理论上能够自圆其说是很不容易的。咱们打个比方,如果说整个美术史到了塞尚是一个分水岭,那么在此时的艺术开始出现了分叉,一条线路启发了毕加索的立体主义、以及之后出现的超现实主义、抽象绘画等等一系列现代主义的运动,他们是在形式语言的追求和颠覆过程中进行的。这就是我们今天说的西方现代的主流,包括之后出现的装置、观念、影像艺术。

寻找视觉的真实——对话杨参军教授 - Crius - 艺术资源

杨参军 《风景系列之七》150cm×60cm 布面油彩 2015

Q: 另外一条线路是什么呢?

A:在此之外,还有一个潜藏的路径;就是塞尚对普桑绘画的重新追问,开始了另外一条以视觉为中心的绘画语言的重新探索。其实,如果能看清这一路径,并且能找他们的理论依据是很难的。到西方走一趟你才知道这两条道路多么的迥然不同。

寻找视觉的真实——对话杨参军教授 - Crius - 艺术资源

杨参军 《风景系列之八》 150cm×60cm 布面油彩 2015

举个例子,我们经常会问——塞尚的疑惑是什么呢?他希望用自己的感觉去呈现普桑式的一种精神。因为普桑的理性精神代表着西方传统中形而上的理念。但塞尚不想再用理性来描绘理性,而是用对大自然的直观感受来呈现这种理性。但如何呈现呢?这是他的第一个疑惑。面对大自然光影变换的时候,你想去寻找在卢浮宫的绘画中存在的坚实的结构性的东西,几乎是困难重重的。因为要实现这样一种几乎不可能完成的任务,所以他不可能用以前曾经有过的技法,只能用全新的绘画语言来去阐释。那么,这个语言如何阐释也就成为他第二个疑惑。

寻找视觉的真实——对话杨参军教授 - Crius - 艺术资源

杨参军 《风景系列之十》 150cm×60cm 布面油彩 2015

在这条隐秘的路线上第二个实践者就是德朗,他曾和马蒂斯一起开创了立体主义,但是后来他放弃了,他曾这样说,如果现代主义是阶梯的话,我们走得是不是太快了,太陡了。他所要做的就是综合,即把传统绘画与塞尚留给我们的艺术遗产综合在一起重新出发。当我们重新观看这段历史的时候,会发现德兰在他的困惑和纠结之中,始终在寻找着一种新的绘画语言——持守其深度及严肃性。

寻找视觉的真实——对话杨参军教授 - Crius - 艺术资源

杨参军 《风景系列之二》 60cm×150cm 布面油彩 2015

贾科梅蒂直接受到德朗的启发,是从德朗未完成的小画里面看到一种苦难,一种纠结的品质——这是艺术家对于视觉真实的重新发现和界定。不久前,上海余德耀美术馆展出了贾科梅蒂大型的回顾展,我看过展览以后也在想,贾科梅蒂的伟大在哪里?仔细观看他的绘画,会发现他在揭示一个大问题——真实。那么真实又是什么呢?这是一个我们可以反复思考又找不到边际问题。但贾科梅蒂却努力在绘画中将其表达出来。

寻找视觉的真实——对话杨参军教授 - Crius - 艺术资源

杨参军 《风景系列之四》 60cm×150cm 布面油彩 2015

贾科梅蒂说:我画画,我做雕塑,是为了寻找空间。空间在我们生活里,空间就是你我之间的距离,但是绘画如何表达这个距离?没有人真正做到过,传统绘画中表达的空间是形而上学的和知性的。比如说,文艺复兴透视法是我们通过一个焦点,感受到一种深度。但是前提就是感受这个焦点必须要有静止不动的眼睛,而且是独眼。所以这种空间感不是他要的,他所要表达的是当下看到的空间,就是那个不断变化的,捉摸不定的空间。在他之前没有人认真思索过这个问题,贾科梅蒂在这个理念中重新回归到绘画的一种本源,直接衔接了塞尚。他一生有两个崇拜的对象,一个是塞尚,一个是早期的拜占庭艺术,这样一种理念使得他从现代主义回归到平常的写生,回到对人物雕像的直观追求,一直走了下去。

就是这样一条隐秘之路,使得绘画依然承接着从传统以来的严肃性,使绘画承载着绘画所要表达和解决的那些基本问题,而不是使绘画成为某一种观念的注解,或某一种形式的游戏。

寻找视觉的真实——对话杨参军教授 - Crius - 艺术资源

杨参军 《风景系列之一》 60cm×150cm 布面油彩 2016

Q:那您之后就是按照这条隐秘之路去探索的吗?

A:图像的发展给人类带来了便利,而我们在接受这种视觉的刺激时,可能不会再去认真思考传统艺术中那些值得我们反复揣摩的内容。我不清楚今日绘画还会对社会产生多大的作用,但是我认为一代人可能做一代人的事情,我已经在绘画这个领域里奋斗了大半辈子,至今不断地思考追求,不断寻找新的感受或者在新的感受里面寻找到一种绘画的精神性。我知道很困难,但是又不愿意放弃,因为总是有某种朦胧的渴望在吸引着你,所以这些年才不断回到我的故乡淮北——这个我生活的本源之处画画。

寻找视觉的真实——对话杨参军教授 - Crius - 艺术资源

杨参军 《风景系列之五》 60cm×150cm 布面油彩 2015

Q:看过您的绘画之后第一感觉是色彩的浓郁,这背后有什么深层的原因吗?

A:至于色彩上的浓郁,可能是你读出来的感受,其实我个人画画,真的没想过一定要去夸张对象的色彩或者造型。我长时期进行的写生,是希望画出我眼中对象的真实。而在照片图像中,你是看不到那种色彩冷暖关系的变化的,只有在肉眼观察中才能画出那种细微的变化,那么这样一种真实可能包含你说的色彩饱和浓郁的那个层面,也可能包含其他层面,总之我画画的状态是希望能够把我看到的真实的样子表达出来。

寻找视觉的真实——对话杨参军教授 - Crius - 艺术资源

杨参军 《农民工像》 布面油画100×100cm 2013

Q:您的绘画中有一些书写性的线条,这是源于您对书法的理解?

A:对中国的传统文化精神我一直心怀崇敬之心,特别是随着年龄的增长,我越发感觉到其博大精深,它始终在内心启发着我,比如说宋朝的山水画。中国的绘画精神让我们感受到了西方所缺少的一种写的精神,写是写意,它和西方表现主义不同。这个写意不是仅仅是抒发内心的情感,而是借物来表达一种崇高的意念,所以,我经常在看中国传统文人画精品的时候,能感受到一种深刻的精神内涵。因为最终绘画对人的启发不在于与形而下东西有多接近,而应该是从对象中抽取有感染力的语言,去表现一种精神,这就是你刚才说的笔意。它可以使画面之间气韵贯通,进而达到天人合一的精神境界,让中国传统文化精神,活化于今日生活之中,这才是今天画家所要追寻的。

寻找视觉的真实——对话杨参军教授 - Crius - 艺术资源

杨参军 《故土之一》 布面油画 150×200cm 2014

Q:在您的文章中经常出现“凝聚”二字,凝视对于画家而言是不是很重要的?

A:凝聚就是你的眼睛所聚,就是你的思想情感所聚。比如说我早年画过静物,又画了十年人物、风景,但是你仔细看,家乡的风景占了很大比重,淮北的景和淮北的人,都可以在画中找到。这种存在可能是我内心很纠结的一个点,一路走来,现在人到中老年之际那种黯然谢幕前的感慨和挣扎油然而生。我想从这些老伙伴的脸中看到自己,看到我们对艺术不断追求背后的沧桑和历练,它使我们的语言不再单纯是习作般浅薄的东西,也不再只是为了形式和美感。在这个意义上有一点接近像贾科梅蒂所说的“真实”;但是我与贾科梅蒂是不可能一样的,他的背景是西方的形而上学理性精神的,而我更希望在中国大的文化背景中,在生活体验中找到属于自己的真实语言。

寻找视觉的真实——对话杨参军教授 - Crius - 艺术资源

杨参军 《 黄衣女子》 100x100cm 2013年

Q:绘画在今天的艺术环境中,可能会不断的被新的艺术形式挑战,您是如何思考绘画的未来的?

A:挑战是永远存在的;我也曾是悲观地认为绘画在面对图像挑战时,会越来越缺少自己的力量和受众面。但作为一个画家,作为一个热爱绘画的人,在我们这个年龄,聊以自慰的是绘画能使我独善其身,在这个基础上如果能够有共同心愿者,有相互理解者,当然更好。科技的虚拟,总是虚拟的图像,而肉身之感,才是人与自然最根本的交流,从这个意义上我觉的绘画还能传递它自己的意义。

Q:对于您而言是不是要做一个绘画的守望者?

A:我肯定是如此。

寻找视觉的真实——对话杨参军教授 - Crius - 艺术资源

杨参军 《陈子胄像》 布面油画 100×100cm 2013


寻找视觉的真实——对话杨参军教授 - Crius - 艺术资源

杨参军 《坐着的舞者之二》 100x100cm 2012

  评论这张
 
阅读(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